《遮天》同人 第四百三十八章 圣体重现

《遮天》同人 第四百三十八章 圣体重现

长矛如金色飞箭,“嗖——”一声,带着姬惠穿空而去,直直射向城门。姬惠被死死的定在城楼之上。长枪被灌入了澎湃劲力,连带着她不断颤抖。

“啊——”姬惠此刻劈头散发,疼痛让她惨声呼叫。眸中凶光怒意更甚,她想要一下子挣脱此境。但是明显气力不济。方才被叶凡突然洞穿,显然伤势不轻。

叶凡不给她机会,脚踏幻步,极速向姬惠掠去,此时的他像是身化为一道金色闪电,一闪即没。

他心中无限杀意。周身气血沸腾,如若真龙出世。元气如金色的焰火在周身跳动不息。这并非叶凡刻意为之,而是圣体精血旺盛澎湃的自然外露。

几乎是一瞬,叶凡便临立于虚空,来至姬惠老妪面前。于此,不容分说,叶凡功聚于指尖,并指如刀。右臂完全被金色的元气包裹,像是刀锋挥向姬惠。

“你你……放下她,不然姬家将与你不死不休!”几名化龙秘境的长老见状,已是来不及阻挡。口中更是连连寒声喝道。他们没想到时日无多的叶凡,居然还如此强势。

豁然间,几位长老皆是不言而喻的一阵巨惊:难道这圣体打破天地桎梏,修复了大道之痕?念及此处,几位老者心中莫不骇然。

叶凡心中冷笑连连,不顾身后呐喊,他方才将神王印记打出,对方明显忌惮无比,他现在不惧暗中会有活化石级别的强者出现。依他现在堪比圣主级别的肉身,与代表现今天下间的极速步伐,他已经先天立于不败之境,心中自是无比镇定。一想到方才他们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那种对张文昌的欺辱,将他人之命视为草芥的行径,纵使他心如坚铁,也难以平静。

“哼——死老太婆,不是想砍他人手臂么?既然你这么喜欢砍,那么让你自己先品尝一下个中滋味吧!”叶凡音色如冰,他从不是犹豫的人,右臂轻划而下。

“啊——死兔崽子,姬家定与你不休”一声凄厉的惨叫。姬惠的一只手臂被生生砍下。姬惠元气被叶凡封锁,此时空有修为却难以施展,她终于失去了来时的从容,心中即惧又怒。直至此刻,她也终于猜想到:难道圣体打破诅咒,获取了生命的延续?她心中虽是千般不愿,但是事实却是如此,不容更改。

“小畜生,尔敢——”

几名化龙长老心中震怒交加,眼看着姬惠的右臂被看砍下,却无力阻止。被一位四极境界的修士所逼迫如此,他们还是头遭。他们竭力飞速而来,手中更是不慢,一块乌黑的大印,与一柄金色短剑带着可怖的威压更是急射而来。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死老太婆,虽然你当千刀万剐,但是我却无这个功夫!”叶凡心中杀意不减, 根本置后方与不理,锦绣河山等异象突显而出。将这百丈之地所笼罩。恐怖的波动,乌黑的铁印与金色的短剑,进入异象范围之内,如入泥潭。几名长老再次变色,传言非虚,此圣体的异象太过诡异,尽然跨阶镇压。

叶凡周身元气澎湃,金色手掌化出,势沉如山岳。一掌按下,不等姬惠老妪有所表示,姬惠与长枪瞬间化为虚无。终于,姬惠从此人间消失,只余点点灰烬洒下空中。

一眼扫过,身形并未停止,撑起异象反向后面几位冲去。恐怖的威压,连几位化龙秘境的长老都难以承受。叶凡周身金芒四射,体如神兵。似战神下凡。俩手虚空一探,乌黑铁印与那柄金色短剑便被被叶凡捏在手中。

“喀嚓—喀嚓—”看似无比强势的宝器,但瞬间却被叶凡捏碎,如瓷器一般。

“你——”几名化龙秘境长老动了真怒,尽然被气的话语堵塞。其中两名口中更是喷出俩口鲜血。他们的本命法器被摧毁,自是牵连到自己的性命。

他们心中难以平静,站在面前的这位青年,尽然在他们的眼下,大开杀戒。令得他们颜面尽失,且有可能直接联系到有损姬家之威严。念及此处,他们心中恨不得将其处之而后快。但依圣体的威势,他们心中亦是发堵。

叶凡虚空踏来,几位长老也是忙不迭向后倒退,他们不敢与其撄锋。圣体小成便可堪比神兵宝刃。只有借助滔天法力方可将其镇压。

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叶凡一身青衣轻舞。他此时已经平息了周身浮动的金色元气。不过,神王印记再一次被激发出来,璀璨的印记,光辉四射,将叶凡周身笼罩。强大的威势,如海似渊,磅礴无比,像是神王临世。因为就在刚才,叶凡感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杀机。暗中一位老古董级别的强者,对他心生杀意。

叶凡心中有些发堵,他竭力的催发出神王之印,源源不断的威压像周围散去。面前几位长老无不动容,眸中尽是犹豫与惊惧之色。而这座城内的修炼者更是闻风而来。一些修为低弱或者平明百姓,更是惊惧如此威压,皆是颤抖跪拜而下。

“神王大人……果然还在。”其中一名长老更是抑制不住,口中轻喃道。此刻,这几位长老也放下了必杀叶凡之心,不说如果真把神王惹怒,纵使姬家也难以安然无恙。此时的他们也根本无把握将面前之人抹杀。圣体之威果然可怖。

终于,短暂的寂静后,那股浓烈的杀意如潮水般悄然去而不返。叶凡,心中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就是此时的他也不知晓神王是否安然于世。

叶凡不想“得寸进尺”,他并未对几位身前的长老动手。况且当务之急,是找寻神王与小婷婷。

“你尽然破灭诅咒,化去了大道伤痕?”短暂的沉寂之后,一位化龙秘境的长老身处远处,开口试探到。他们直觉面前的圣体气血充沛无比,其周身气息沉如深海,无一丝颓败之迹。其实力似乎比先前传言更甚。其实,他们心中已经认定此想法,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

“哈哈——”叶凡一阵轻笑,并未直接回答。眸中更是闪现出一份轻蔑。他知道如若不是今朝实力强横,纵使有神王印记,自己也难逃一劫。

“是非黑白你们自是清楚,如果你们不明白,日后,我会有足够的时间让你们明白。”叶凡无心多留,不顾,几位长老变换不定的脸色,便施展极速远遁而去。他其实也没打算隐藏自己圣体复原的消息。他之前就对安妙依承诺,他会不定期掀起一段段风波,让她知道他还安然无恙。 况且,他此刻要寻得小囡囡,自然要与叶慧灵会面,所以不久他圣体复原重现消息自然会不胫而走。

然而,叶凡由于急于隐身遁走,确实没发现暗处一道曼妙的身影,关注了他好久。然而道身影,跟踪了许久之后,不禁蹙眉道:没想到圣体果然破灭了诅咒,抚平了大道伤痕。太古神药他得到了?这位是一位绝色女子,面色短暂的波动后又归于平静。旋即,消失在人群中。

叶凡为了谨慎起见,在燕都的人流不息的街道中穿梭许久,并且施展源术几番更换了容貌。终于,叶凡来到一片偏僻的城郊外的山林内,觉得再没有暗中窥视的强者之后,方定下心来。随后,取出几块源石,摆下了阵纹,隔绝了这方圆十多丈的空间。

叶凡看着泛着微微波动的阵纹,似有似无。像是另一方天地,心中甚是满意,当下也是急忙取出玉瓶,将收入的张文昌释放了出来。

张文昌本是暮气非常,早已失去了年轻人的朝气,两鬓的白霜更是衬托其苍老年迈。

不过,张文昌在盛有神泉的玉瓶之中一段时辰后,气色明显得到了改散。苍白的面孔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张文昌依旧沉睡中,他体质薄弱,修为平庸。虽然有神泉滋润,但是明显进程缓慢。他之前被“荒”伤到根本,所以要彻底复原他身体,光是神泉润体还不够。

叶凡没有犹豫,将玉盒中一枚赤鸟果小心取出,此果宛如飞鸟,形似朱雀,通身赤红如血,栩栩如生,像是振翅高飞。

不得不感叹,圣果皆是神妙无比,浑身光华璀璨夺目,香气四溢沁人肺腑。闻之都令人心神具欣。

叶凡没有立即将圣果给张文昌服食,突然念及张文昌修为太过于薄弱,且身体衰败过于长期。冒然将圣果于其服食,恐怕不妥。

深怕意外,叶凡念想到自己周身血液已经混有多种圣果源力,但是圣果之力恐怕被削弱很多。遂便逼出自己体内一缕精血。将其混入玉瓶中,待得融合之后将其悄然打入张文昌体内。并取出源,运元气之力助其炼化。以此,改善体内衰老的五脏六腑。

随着时间推移,反复多次的进行,张文昌的容貌渐渐发生了变化。本是状如枯草的白发,渐渐有了色泽,逐渐转黑。于此,褶皱的皮肤亦是缓缓变得平滑。叶凡在此地一坐就是五日。最后,叶凡将张文昌唤醒,他在一旁护法,为其通身刻下九个古字,以防其“还童”。他强令张文昌服食了一枚太阳圣果、一枚赤鸟果。助其彻底退去“死气”。张文昌直觉五脏六腑齐震,像是脱胎换骨。周身之血肉更是反复蠕动,重生几次。

看着这近乎重生的身体,张文昌恍如隔世。此时的张文昌暮气全退,虽然修为不深,但其眉宇间已是透露出一股秀气,一股蓬勃的朝气。

至此,叶凡也是长长的舒了口气。望着面前的同窗,他恍如体味到了昔日的感觉,埋藏的思乡之意倏然间浓烈起来。

“其实……你无须将如此贵重之物浪费我身上。”张文昌望着面前的同窗,心中无限感慨,纵使环境在变,有些东西却难以抹去。

“你怎么能这么说?”叶凡心中知道张文昌近几年尝过太多酸苦,纵使现在他,听闻他有些漠然话语,心中也顿生些许失意。

“我……”张文昌想出言解释。但不等他,叶凡便打断了。

“无论何境,你我都是故乡人,都是永远的同窗,都是永远的朋友。”叶凡抬头望向璀璨的心空,此时已是夜深人静,只有那浩瀚的星空热闹非凡。

“也许……我们可以回去,所以你不必自暴自弃。我先前又见到了青铜古棺,努力修炼,有望能得一丝契机重回故乡。”沉寂片刻后,叶凡突然说道。

张文昌并未多问,他知道叶凡此番荒古禁地之行,肯定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不过听到这个消息后,他身躯明显一震,泪水更是悄然滑落而下。他脑海不禁浮现出与家人团聚的情形。

叶凡见状并未打扰他,他知道文昌此时需要的便是那一抹希望。他心中也认定张文昌以后断不会自暴自弃了。

一夜无眠,叶凡与张文昌一起共温昔日点滴往事。久违的笑声,那些不属于此地的欢乐,在这一夜却是一阵一阵。

现在的叶凡也并不着急,他从张文昌口中得知,叶慧灵与小女囡囡。并未离开燕都。依旧是在对面的客栈。只是在此前叶慧灵一大早与他打了一声招呼便带着小女囡囡出去了。

叶凡与张文昌在郊外密林里十多日,却不知燕都早已经风起云涌。

三个月后的圣体的重现引起了轩然大波。各种传言不胫而走。有人说,圣体终究凭借超强的体质,硬是突破了桎梏,覆灭了大道之痕。而复苏之后,更是跨阶将姬家老宿打死,并且喝退诸位长老。这无疑铸就了圣体之威。如此传给修炼界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姬家为此大失颜面,不过并未出面表示。显然有些默认了此处传言,但是燕地历来是由姬家掌管。燕都更是如此,所以如此传言虽然传播迅速,但是没有哪个不敢明目张胆的大肆宣扬,没有人愿意和自己的命过意不去。

而且,之前叶凡与冥王之体对战早已传遍整个燕都。所以圣体之威,也随着冥王之体的拥有者--王冲霄的凶名,而更加水涨船高。

不过,也有人断言,圣体只不过穷途末路,暂时压制了伤势,终究避免不了生命的逝去。

甚至,也有人推断,也许三个月中圣体的消失,是前去了荒古禁地。获得了不死神药。抚平了大道之痕。但是此类消息,并未久传,因为纵使大夏老皇主身披古圣贤战衣,也要饮恨其中。圣体只不过一个区区的四极秘境者,想要突破荒古的禁地到达山地取得圣果,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然而圣体重现,这无疑是事实,王冲霄此次更是前来燕都,势要力战于圣体。不但是他,就连姬家神体也是来到了燕都。暗中,很多老一辈都赶往燕都。对于圣体的突生的变故,所有人都惊疑不定。万一传言属实,圣体打破十几万年来的诅咒,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怖的事情。也许各种异体争锋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叶凡其实心里早有所准备,他再次利用源术化去了张文昌与自己的样貌与气息。前去了繁华一片的燕都,去寻找小女囡囡,准备将她带在身边。

PS:文章均为极辉君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