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颂 — 纪《长生界》

沿着诸天更迭的轨迹,寻着文明破灭的气息,我们剥离开浓重深厚的风云往事,终于见到了这场瑰丽雄奇的惊天神迹——《长生界》。

它是刺穿永恒的华章,它是震荡灵魂的盛典,它谱写了一个悲壮的过去,它启迪了一个伟大的开始,它在血雨腥风中蕴藉着舍死忘生的凛然大义,它在岁月浮沉里恭颂着烈贯千秋的浩荡正气,它从轮回往复的征途中燃起森然雄阔的滚腾硝烟,它于折戟沉沙的尸堆里迸溅横绝今古的血色寒芒,它竖起了万代不朽的铮铮铁骨,它构筑了傲岸参天的民族气度。

那亘古的愁伤绽放出永恒的凄艳和绝美,那荼靡的繁华流离着最后的失望和迷茫。千万亿年苦等祈盼的仅是一片没有输赢的战场,隔世回头可见的仅剩故人萧索虚颓的坟陵。有道是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那些骤然逝去的英灵,它们用自身的风骨和灵魂雕起一座座无形的伟大丰碑,这丰碑是静穆无声的甘苦与悲昂咆哮的愤怒所交会出的沉痛写照,它那广博的神韵俯瞰着千古生亡,它那雄浑的气势指点着万代苍茫!

九百万里洪荒,三千亿年物换,救亡图存的远祖踏过白骨支天的杀场,用不折的脊背承载着子子孙孙抗争命运的理想和力量,他们掌托亘古之衰,他们德济天下之弱,他们用不朽的灵光点亮满是黑暗的前路,他们用残破的灵魂抵御历史铁蹄的碾压,他们就是那横断天涯的血铸长虹,衔接着新生和死亡,引领出末世中本不应存在的一丝希望,为迷茫惶然的后辈慰以绝处逢生的曙光。

谁人最高洁,谁人最低秽,在风云迭起豪雄际会的长生大幕下,在遮笼千古奔腾咆哮的无穷战火中,我们的视线穿越那些残破的往昔岁月,早已清晰冷峻的辨明了一切。那一个个挥血争伐的身躯,都是足以顶立天地的英杰,他们都在用不屈的精神对抗着时代变迁的力量,他们在举步喋血的重压之下依就悍勇前跋,无畏死亡,无畏毁灭,仿佛是走在没有尽头的迷途中,为那极限远处似乎永不可触的一点光明做着沉痛悲苦的挣扎。

长生界是一首浑茫久远的圣歌,它高昂宏大的曲调响遍了沧海横流万物更迁,它是一代代生命用死亡的声音拼奏而成的不朽乐章,在它里面,幸福快乐已成为一种奢望,所有人都是命运洪流中艰难求生的流亡者,他们一次又一次从毁灭的边缘死里逃生,将别人啃噬出满身伤口的同时,自己也被无情的摧残着,甚至用自伤三分再去伤人七分的手段来达到欲求的目的,他们伤感的阅历着周遭巨变,抚摸着破碎的家园,告别着不堪回首的来时去路,疑虑着无可把握的茫茫未来,他们想解脱却不能解脱,只有被迫的去选择毁灭别人,否则,注定将被别人毁灭。这是一种要放下却不得不拿起来的责任,在历史上,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人在主动承担着如此的重压,这些人用自身的痛苦将自己的名字永远刻在了青史之上,他们流芳万古的光辉形象下,饱藏更多的是不为人知的辛酸和苦难。

伟大,是不分种族,不分地域的。异界与九州并骋天下,诸天万界与唯一真界鼎力于天堑两端,动荡的时代激发了生死交战的最强碰撞,同时也托起了护卫存亡拼血裂肉的傲然峰巅。那沧桑古旧的神伟气势,从一个个锋芒闪耀的高大身躯中顷发迸出,一拔而万载浩荡,如整片青天化作景世神虹贯然落下,让人既惶恐又敬畏,同时也在那仿若血脉同博的共鸣中为不幸陨落的前路行者默然垂悲。

什么样的眼睛才能真正看清这尘世间的是是非非,什么样的心灵才经得起亿万载同胞沦亡的滔天仇怨。站在时代风云顶端阅尽众生浮沉的巨人,他们往往既能感受到身处这个时代的痛苦,也能略微发现这个时代终结的极限,长生界就是这些新旧交替依然屺立不倒的人物斗狠斗智的天然舞台,它展现了心理的乱世与现实的乱世这些纠葛缠连相争相对的错杂关系,将扑朔迷离的命运曲线勾勒成一幅沉雄劲健的神话古卷,它跃然纸上的不是经久未变的你死我亡,而是从沉淀的血垢中挖掘出来的民族精神。

世界本身是一个难以击穿的谎言,绝望挥发着希望的光芒用被迷者的死亡来装点自己的美丽,一切生灵皆被无形的力量所放逐,理想成了不真的幻觉。那漫天绽放的血花背后,都附着有一段深切却不为人知的苦涩往事,它们都在遍天虚妄中被无情的磨灭,几不可闻的为这个早已布满灰尘的时代再添一丝卑微的遮掩。长生界,用深刻犀利的矛头刺破了萦绕人心的黑暗,用不同立场上的不定价值打造出世人未知的真理: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朽的!

长生界全文如远古的咏叹,用沧桑流畅和威茫宏大的意蕴开掘出生命的真谛和存在的意义,笔力沉劲,绘事卓绝,它恰到好处的化繁为整,让斑驳陆离的时代往事通过微妙的引线交织成一座难以企及的神话高峰,用敏锐的思辨和冷静的目光从深邃的生命哲学中提取至高无上的真理,给人以气震天下高拔辽阔之感的同时,也让人于不知不觉中得以厚重的心灵慰藉和做人的责任熏陶。

长生界掀开了被尘封无尽岁月的上古神话世界的面纱,同时,它也铸就了一个更为恢弘壮阔的新生神话,它告诉我们,真正伟大的不是无敌天下的力量,而是宁死不屈的精神。

长生颂 — 纪《长生界》

  •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