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WOW,再见了我曾经的魔兽世界!

“ 王权没有永恒”

 

再见,WOW,再见了我曾经的魔兽世界!

01

“WOW 怀旧服 8 月 14 号上线”,孙忠帅在微信群里 @ 了我。孙忠帅是谁?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一个高端牛逼的“职业玩家”,15 年前正是他将我带进了壮丽辽阔的艾泽拉斯。在开启我的部落生涯之前,他已经带我玩过不少游戏了,之所以叫“带”,还是因为他厉害,用后来的话说就是“大腿”,抱了他这条大腿,我们一起从冒险岛玩到飚车,从劲乐团玩到热血英豪,期间换过很多款游戏,直到魔兽世界。

 

再见,WOW,再见了我曾经的魔兽世界!

02

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和他玩魔兽的,虽然网吧的桌面上都有魔兽的图标,但是 30 块的 CDKey 成为了我进入游戏的阻碍,我把好不容易攒的钱用在了买热血英豪的“龙魂”上,让我没能第一时间与他和其他同学一同进入到这个旷世神作。直到有一天,我在他们之后进入网吧,不小心看到了他的屏幕。那个时候,他和范传龙正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荒芜之地,在前往千针石林的电梯旁,他们在讨论刷副本。“副本”是什么?那个时候完全不懂,“就是让你和其他人一起打怪拿装备”——高嵩这么告诉我,他那个时候玩的是联盟,以至于到现在我都记不得他是什么职业了。“那和一般组队打怪有啥区别?”“副本你可以打很多次,还能重置”。说真的,这个答案对我没有任何帮助,我连副本是干啥的都不知道,重置更是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孙忠帅给了我一本攻略书,书上是石爪山的地图,上面印着蓝色的盾牌和红色的圆盘。“红色就是我们部落的营地,上面那个蓝色的是联盟的”,“联盟部落是干啥的”,“都是玩家,两边不能说话,只能打架”,“打字也不行吗?”,“打字也看不懂”,“那这两个城市这么近不是会天天攻城吗,就像沙巴克那样,今天是联盟的明天就是部落的了”,“不一样的,你试试就知道了”

我又攒了一阵子钱,买了 CDKey,孙忠帅很高兴,因为是他邀请的我,“你买完 CDKey 之后就送你一张小卡,以后时间用完了 30 块能买一张大卡,大卡 4000 分钟”。点卡什么的我懂,之前玩传奇的时候总是找网吧老板去充值。WOW 的安全策略很有意思,对着那张点卡背面有一个数字矩阵,当你在输入帐号密码登陆之后会有一个转圈的圆环,告诉你一个矩阵的坐标,然后让你通过点鼠标的方式将矩阵对应的数字输上去。“记得选部落”,孙忠帅千叮咛万嘱咐,“为什么?”,“你要是有联盟的号就不能玩部落了”,这个鸟游戏真无聊,限制这么多干啥我心里想。“兽人”“牛头人”“巨魔”“亡灵”,选择困难症的我面临了游戏史上最难的抉择——都不怎么好看,后来想了想,他们都喊我大牙(主要是卞翔和高嵩),那我就玩巨魔吧!当我后来告诉他们我玩的是巨魔时,他们都以为我玩的是猎人,毕竟野兽杀手的天赋还是很强的,直到我告诉他们——“我玩的是牧师”。

我从一开始玩网游时,我就是要选择能加血的角色。01 年玩传奇,我玩的是牧师;04 年玩冒险岛,我也是玩牧师(法师二转);就连以前玩帝国 2,我也要造一堆和尚,不是为了招降主要是为了给我的兵加血……虽然我给别人加了好几年的血,但我还是不知道牧师怎么玩——“这个施法的时候怎么不能动?还得读条?而且怎么还不能加血”“你慢慢玩,以后级别高了就会加血了”,我从大兽穴出来后,又是捡仙人掌的果子,又是去打蝎子,当我看到有一个二货倒在地上让我去帮他治疗时,我激动的以为我要学会加血技能了,直到看到任务的说明只是让我去打个道具……

那天,我为 WOW 包了一次夜,森金村的一个 NPC(记不得名字了)说他的儿子被螃蟹吃了,他让我帮他复仇,所以让我去打螃蟹拿蟹胶。我这么富有正义感的人硬是靠游泳去回音群岛的海滩打足了道具,交任务的时候,他交给了我一个道具——“使用时可以粘住目标 3 秒”,绿色的使用效果是我在这个游戏里拿到的第一个“特殊道具”,在这个道具之前我背包里都是些灰色、白色的道具。——这绝壁是个好东西,我得好好保存起来,等我 60 级打 BOSS 时用。这个道具在我的背包里放了很多年,直到在某一天变成了灰色物品。

“多少级了?”孙忠帅问我,“20”,大概是这么多,其实我已经记得不了,他说“带你去打副本”。我特么的高兴坏了,跟着攻略去领了新月法杖的任务,然后我们去了哀嚎洞穴。副本里居然都是怪,每走一步我们都小心翼翼的,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一个拐角我看到了一个宝箱!我特么的根本就没见过宝箱好不好,我一定要开一次箱子!虽然前面有怪,只见我非常骚的一个“渐隐术”就冲了过去。是的,我以为“渐隐”就是渐渐隐身的意思,真尼玛带不动。孙忠帅在我边上吼道“你他妈的干啥呢,赶紧回来!”,我心里想,我特么的一定要开这个箱子!怪朝我冲了过来,MT 上去接怪,我——牧师——去开箱子——“战斗状态不能使用”,恼羞成怒的我反手一个“暗言术:痛”——OT 了,小怪再一次冲向了我……一番混乱+骚操作,团灭了……“下次别急着开箱子,打完再开”,孙忠帅也是无奈。

 

再见,WOW,再见了我曾经的魔兽世界!

03

“马上开新版本了,听说部落这边有血精灵”,孙忠帅有一天找到我,看了新模型之后,我铁了心的要换号。适逢一四区合区,他们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决定不在“影牙要塞”玩了,“我们要去暴风祭坛,你去不去?”。“去!你们去哪我去哪”——跟着大腿不会错。到了新区,我建了一个血精灵圣骑士——“叛影一星辰”,我们都用“叛影”作为来自于影牙要塞的记号。

“要不要带你去打卡拉赞”,“去”——说真的,看了好久的攻略书,我要抓住这次机会好好表现一次。钥匙放身上都要锈了,我怎么着都得去打一次。莫罗斯出了怀表,他们把这个饰品给了 T,“加躲闪的不是给贼的么,你怎么不要?”我@孙忠帅,他没理我,后来看了攻略之后我在知道,虽然盗贼有一个技能可以加躲闪,但是……不说了,也算明白为什么他不理我了。

“展览厅只对嘉宾开放”,他们都跳了上去,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游戏居然还有这种莫名其妙的 BUG,更别说猎人的假死 BUG 了,“我要让你们知道,老狗嘴里也有几颗牙”——打完我都不知道埃兰长什么样,作为弱鸡的我,全程被亲友团带着,也算是他们有耐心。后来由于我实在不会跑连线,好像就没打虚空龙,直接上去打了象棋……是的,象棋也有 BUG 可以用……,真不知道作弊的到底是麦迪文还是我们。象棋出了国王护卫者,他们 X 给了我,可能是希望我有朝一日可以去抗怪,但我确实是只有一颗加血的心。到了玛克扎尔王子的门口,虽然他喊着“所有的世界都向我打开大门”,但我们却像打埃兰那样在门里面敲死了他。整个卡拉赞的流程,让我真真切切的意识到了这个游戏中 BUG 的存在,以至于后面打海山、黑庙甚至是太阳井,我都有意无意的学会了各种卡 BUG 的手段。

如果说 TBC 只是“特别迟”,那么 WLK 的“忘了开”真的是很多人离开游戏的无奈选择。

再见,WOW,再见了我曾经的魔兽世界!

04

孙忠帅不知道是跟谁学了买代理和月卡,刷腻了马桶的他转战台服走上了对抗巫妖王的第一线,在大学的某个暑假,由于团里有人拿了橙弓再也不上线了,公会也没有再次组织起来一次太阳井,我下定决心跟随孙忠帅来到“血之谷”重启征程。“叛影一星辰”这个号估计也不会再玩了,来到台服的我选择创建了一个“亡灵牧师”名叫“星辰隕落”——那个“星辰”已经死了。

“ICC 来不来?” 大概在 15%左右 BUFF 的时候,孙忠帅带我走进了魔兽系列的剧情核心——冰冠堡垒。我们和几个海峡对岸的同胞齐心协力打过了冰龙,看着被寒冰炸弹炸的死去活来的我,孙忠帅在 Skype 说“大家今天回去休息,明天晚上 10 点我们一起打巫妖王”,“能不能过就看你的了”——孙忠帅私下对我说,“戒律牧玩的好,巫妖王就很简单”。我其实是不相信的。

第二天晚上,在海峡两岸的同胞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共灭了 4 个小时,传染、狂怒的灵魂、收割、黑水、华尔琪……能死的方式我们基本都死了一遍,“再打最后一把”,也许就是这个 Flag 的加成,我们总算打进了 10%!我激动的在半夜叫了起来,差点吵醒了爸妈,多少年过去了,我仍然能记得那天晚上,亲眼见证王子陨落带给我的那份震撼,这是我玩游戏这么多年以来,最无法忘怀的记忆。不仅仅是难,主要还是因为那份多年的情怀。

带我通了 ICC 之后,孙忠帅的暗牧进了一个全球前几的高端团,开始享受 25H 的快感,没记错的话甚至还推倒了 25H 的晶红圣所,拿到了 284 的饰品。而我这个时候,也开始为国服终于要开 ICC 的消息欣慰不已。

那个时候大学也快毕业了,我独自回到了国服,在诺森德的凛冽寒风中,我凭着记忆快速的升级、提升装备,这是我玩游戏历史上少有的顺畅经历,但在这个经历中,我总觉的少了些什么。

 

再见,WOW,再见了我曾经的魔兽世界!

05

后来国服开了“大地的裂变”、“熊猫人之谜”、“德拉诺之王”、“军团再临”、“争霸艾泽拉斯”,我从工会团、逐渐变成野团,从 10H 变成 10PT 再到随机团,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是时候离开了。

“WOW 怀旧服 8 月 14 号上线”,最好的香草时代还是一直停留在记忆中吧。

  •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