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东版《大主宰》

大千世界,广袤无边,是众多位面的中心。在久远的洪荒之前,据说是另一种纪元。

它与各大位面联通,为了均衡,一般凡事下位面修为达到一定层次会自动被它所在的位面排斥。晋级到大千世界。

其实那个时候,大千世界本不是现在模样, 它有它的名称:古神天域。

然而天道无常,在古神天域不知什么原因,被彻底打破,当初的主宰者,古神天域的三大帝皇,忽然不知所踪,有人说他们是追求更高的道法,去了画外之境,有人说他们遇到想象不到的大敌,也有人说他们的天命之劫到了自然化道,融化于天地了。。。等等众说纷纭。当然这些只是传说,一些古籍零星记载,真实性不可考证。


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解释现今大千世界的状态,各种域外势力入侵,天地生灵涂炭。

就算如此,大千世界的目前局面,与上一纪元相比较也太过混乱了,域外无数势力入侵,而且很多不世大能皆心有预感,他们的岁元正飞速流逝,本以为可以无限生命,与天地长存,他们似乎忘记了年岁,但是直到今天大千世界 灵武一万八千年 这些人慌乱了,他们的不死传说被打破。


炎域 万火神坛之上一道黑影矗立,背对众人,长发披散,周身气息波动,仿佛这里化成一片天地,这是火的天地,温度高的吓人,就算是天至尊都得严肃对待。

这里火纹弥漫,这片空间,别无其他,除了这道略显孤独的黑影,便是这弥漫的火道气息!

于此同时,隔着无数疆域的 北冥冰界,同样一道可怖的气息弥漫,一道白色身影浮在虚空之中,他面容刚毅,眸光异像纷呈,忽然他眼神一凛,发丝浮动,周围的虚空都坍塌了,然后说道,你也准备踏入那条道了,天道无常,那我们只有破天而立,自成一道,主宰天地!

轰轰轰--

顿时间,雷光万道,伴随着这位白衣人的话语,天地间仿佛再也不能安静了,粗大无比的闪电这里湮灭了,成片的山脉化为虚无,然而无论雷光怎么暴虐,这位白衣人依旧云淡风轻,只不过他嘴角嗪着一丝冷酷,他望着遥远的虚空,陷入了沉思。


“天道有缺,人力有穷。如何打破桎梏,接续修炼天堑,这根本是前无圣贤之鉴。”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条断路,不可能踏出去!

所谓的斗气 所谓的元力,灵力,都是这片天地的道之承载,失去了道的庇护 ,还有可依托之力吗?

也许这一纪元将要彻底覆灭,没有人可以逃过这一劫,世间天至尊的尽头也许就在这里了。


这是一位白发的老者,曾经大千世界辉煌一时的九霄派创始人,是大千世界为数不多的老古董,传闻他触摸到天至尊的巅峰,触摸到另一片天地。然而就算如此,他似乎看到绝望,这完全是一片死劫。


“无天之日终将来了,争渡了百万岁。以为超脱了生死,没想到终究还是如蝼蚁般覆灭!我等不甘那。。。”

这段时间,大千世界几大隐世大教的天至尊人物,发出了感叹,震动了整片天地,宏大的声音无远弗届,像是穿透了整片宇宙,整个世界像是明白了他们的悲凉,天地落下了血雨,诸天倒影着神魔之影,仿如末世!


洛离神宫,一座祭坛上。

两道身影相互依偎着,久久没有动。

其中一道晶莹的白发身影显的格外纤细,她白衣胜雪,透露出一股宁静,光看这道身影就知晓这是一位绝世女子。

“尘哥,没想到我们的相遇是在末世。”

“对不起,我没有如期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我放不下九幽,她是因我而陷入未知空间乱流里。我找不到她,我无法心安的享受美好!”

这是一位黑子男子,他面如刀削,只是眸子中的忧郁,让他如此年纪看上去尽然有些沧桑。

“你我还需如此见外吗?九幽姐一日不知下落,我同样也想就此完婚。”这位白衣女子眸中泪光闪烁。

“洛离。。。”这位黑衣男子轻声呼唤,但看着眼前女子的眼神,欲言又止。

谁能知道他的无奈,他曾不断制造一个个传奇,从北界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一步步崛起,名动整个大千世界。就在不久前,踏足了这一界的至高点 天至尊境地。在这一纪元,如此年纪如此成就,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也差不多了,除了少却得几个造孽,无人可出其右。

他,牧尘是这个世界的传奇,如此青年才俊,也许可以突破桎梏,打破这片天地的黑暗,他的肩膀上不仅仅是当初的救母,为了自己心爱女子了,他的肩上至此不会那么单纯了。。。

然而,没有知道,越是强大,越是知道越多,他所面对的世界就更加不可知。 

牧尘,本想许诺,但他面对当初炎帝苍凉一叹。心中纵使百般发誓,但依旧一股无力。因为据说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天地浩劫,秩序重立。这是一纪元的末世。

有几位古老的天地至尊,已经应劫了。从此身死道消。他们的年岁太过古老,血气败坏,在这天地大变的数百年内,无法承受岁月的消磨,终究成了过往云烟!

这也许就是未来所有至尊的下场,再也没有所谓的长生。天地间,长生成了又一场大梦!

牧尘欲言又止,不是他不想给洛离许诺一个明天。只是他现在所面临的,也许不是他一人可以面对的。

南荒 北冥 西域 东天 四大最强天地至尊,超脱了过去所有人,他们窥探未来一角,都是一片黑暗。所以对他来说未来更是不了知道,其实九幽的意外,皆是为了牧尘更高的追求,九幽自用禁忌魔功,断绝了与牧尘的联系,为了找寻传说中凤凰琉璃塔,以自身血脉燃烧为代价,在那片失落的禁地,冲入了空间逆流。

每每想到这里,牧尘都觉得太亏欠九幽了。他为了印证自己修炼的通天之塔古天功,尽然没有察觉到九幽的变化,九幽为了成全他,尽然义无反顾牺牲了自己!

这个界的灵力,正在不断枯竭,灵力之中的“生命因子”,正逐渐消亡。这是炎帝最新得出的结论。他的火道的造诣登临天顶,二十三种异火,在就在三年前被他寻找到,融合而一,他辗转大千世界以及花了巨大代价,去了诸多下位面,才集合出了这些异火。这位炎帝以为这二十三异火,是究极之道,融合了这二十三,便可超脱过去,也许可以破开这天地局面。然而,他发现二十三远远不够,距离真正极道,差之太远。 

这位炎帝前世来自古老的小星球,据他回忆,据他前世经验了解,道之极,大衍之数为五十,缺一而四十九,一乃变数不得知。也许所谓的火道,我们整片熟悉的位面都是残缺的道则,也许大千世界根本不是所谓的至高中心。。。

这个推论的预感,让他感到一阵无限的迷茫,在残缺的天道世界,无法窥得真正完满之道,他隐约预感,这片世界远不是他们目前了解这么简单。

整个大千世界的最高统治,都感到绝望。大千世界成了他们的牢笼。就在不久,他们发现大千世界的壁垒变得更加坚固不不朽了,纵使联合多位天至尊,都只能勉强撑开不稳固的空间。


但是外界可怖的异域势力却可以轻易的进入,除却一些古老,强大的势力,有天至尊的庇佑。一些地域早就被攻占了,流血漂橹,伏尸百万。这些异域的势力中,有强大的王侯坐镇,有些实力可以媲美天至尊。他们急需攻占这个世界,但是具体原因,太多谜团搞不清。
 
  •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