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大结局之恶搞版

“仙祖,大劫以至,请显现真灵”一形体怪异长着红毛的生物,它周身弥漫着黑雾,让人看不真切具体模样,他对着一座以四级浮土堆砌而成的庙宇朝拜,似乎想要唤醒庙宇中的生灵。

“这一纪元又要结束了吗?”沙哑苍老的声音自庙宇内缓缓传出。

红毛生物身体剧颤,数个纪元过去了,庙宇里的生灵终于有了回应,这是震惊上苍的大事。

“仙祖,那位被放逐到无念古地的人族强者即将踏上归途”红毛生物声音发颤。

它看着自己胸口一个血淋淋的大洞,有一股极其恐怖能量侵蚀着它的躯体,和它体内祖血纠缠在一起,使伤口至今也无法愈合,显得格外瘆人。

“他很强,但依旧无力改变什么,与我都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都是失败者,无法脱离命运的束缚”

“轮回复生?”

“为了做一场实验,以身化轮回,重演过往与旧事,欲复活真灵不存,早已消逝在岁月长河中的至亲故友,最终引来了大因果”

红毛生物震惊,倒吸一口冷气,当中竟然还有这等惊天隐情。

这是它所不知晓的,它只是在那场大战之外被波及到,险些身死,若非庙宇内的生灵赐与它一滴祖血,否则它早就真灵消散归于虚无。

那场让人灵魂都要颤栗的惊世大战,甚至席卷了整个上苍之上,改变了上苍诸多势力的格局,都被卷入其中,谁也无法独善其身。

当初那位人族至强者自血海逆流而上,引动无数大战,让本来就充满血与乱的上苍之上更加混乱,甚至杀到最后都分不清谁是敌人,谁是谁的血。

苍穹被染的殷红,遍地残尸,上苍哀嚎,血乱不止。

他带领众多盖代高手一路击杀无数强者,几乎要杀到终极圣地了,差点掀翻整个上苍界,最终被数位来历神秘的祖级强者联手阻击,才被逼入一处禁地,这是他已知且发生过的事,之后那人便消失了。

难以想象当初的那场大战恐怖到什么程度,或者没有几个人全身而退?

也有传闻那人被几位神秘强者斩杀,抹掉了有关他的一切痕迹。

“仙祖,那人消失后,世间再不可见,难道还有隐情?”红毛生物急切开口。

"谁又知道真正的敌人就在上苍终极之地,无人知晓他们来自哪里”

“由几口棺降临,显化上苍,阻击他化轮回,让本已在轮回中的他出了大问题,陷入一种奇特状态,无法醒来,间接影响到了后世,甚至连路都断了,走不通了"

庙宇内生灵望向极尽遥远的那处禁地,带着疲惫叹息,然后归于沉寂。

红毛生物不由得倒吸两口冷气,比上次都还要多吸了一口,显然它已震撼到极致。

它认为自己也算的上是世间少有的强者,在上苍被尊为仙帝,但是听到这些秘闻,乃忍不住心中发颤。

这种只有少数几位祖灵知晓的秘辛要是传出去,绝对能掀起无边大的波澜。

"我感觉到了死亡,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了吗?"庙宇里的生灵陡然一惊,拿起一个罗盘,双目死死盯着罗盘上发光的道文,原本枯黄的面色转为潮红。

“咳咳”几口血喷在罗盘上,整个庙宇都震动了起来,无穷无尽的时光粒子自庙宇外被吸入到罗盘,时间长河震颤,与罗盘产生共鸣,一条似真似幻的光线将它们连接,道文发光漂浮在空中,让庙宇内映现出一个个可怕景象。

“我以大道命盘推演未来,天地枯萎,万物灭绝”

“这是死劫,都将落幕,不复存在了”

他看着手中的大道命盘沉默了良久,不在言语。

“怎么会这样?这天穹之上落下的黑色血雨,让我究极境界不再稳固,在快速跌落”

“我的仙王道果被侵蚀,我现在变成一个凡人,我不甘心”

“谁能救救我,我有至强花粉可以给予你!”

“我安澜转世归来,终于觉醒,等来的确实这个结果?我要干哭荒小儿”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魂光越来越暗淡了,马上就要消散了”一男子看见远方大地塌陷崩裂,无数生灵被血雨腐蚀成一摊黑血,形成一条庞大的血河,散发出浓郁腥臭,这腥臭让人五感逐渐衰弱,到他这种境界也受到严重影响。

这一切都是这黑色血雨造成的,顷刻间就让诸天万界满目疮痍,无数生灵惨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切来的都太突然,没有谁能够预料到,无数大界就此无声无息陨灭消失。

冲天的血腥之气带着无边无尽的怨恨,不解,迷茫,哀求恐惧等等负面能量飞向血色苍穹,把整个天地都包裹了起来?

“这是要灭世吗?”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男子看着自己随时都会消散的魂光,他已没得选择,疯狂的冲向天宇,向殷红的苍穹杀去,想要逃离这一界。

“杀杀杀啊”

他燃烧残余的魂光,化作一把璀璨的天刀蓄势待发,恐怖的刀气,让四周虚空震动,接着碎裂,几口巨大的黑洞出现在身后,渐渐与他融合,他身躯爆发出极致璀璨的刀芒。

“斩”

天刀撕裂空间,刀身强至极限的刀气让附近大片血雨都灼烧了起来,被灼烧的血雨冒出阵阵黑烟,幻化出无数狰狞厉鬼游荡在虚空,使得原本殷红的天穹更加妖异。

“锵”

这一刀狠狠斩在苍穹之上,殷红的苍穹微微泛起涟漪,然后又归于平静。

接着一股浩瀚磅礴的黑色物质自血色苍穹上凝聚,幻化成一只巨大无边的眼球,眼角淌着黑血,两边长满无数阴寒瘆人的獠牙,而眼瞳显现出万物凋零,屠戮众生,天地覆灭的画面。

现在他已了然,谁也逃不脱这场灭世大劫,可能众生万物都将灭绝,看不到任何光明。

男子悲凉,惨然一笑,可以说他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一缕执念未散,刚刚那一击他已经燃烧了自身的血与魂,都看不到一丝希望,他转身看了一眼已经变成血海的故土,然后化成了灰烬,飘散在虚空。

“这场末世大劫,唯有一人能够独善其身,看纪元更迭,视众生如蜉蝣,这样安排似乎…是不是过于残忍?”

无念古地一座与天齐高的山巅之上,一名身着小马甲带着老花镜的神秘男子坐在石桌前吃着窝窝头,看着电脑旁一副寸许大小但缺了一角的棋盘冷漠说道。

神秘男子面前残缺的棋盘上浮现出一个又一个如同尘埃般的小世界,映照出古往今来的一些过往与旧事,唯独未来一片朦胧,模糊不可见。

而棋盘上方一个庞大宏伟的灰色石制磨盘缓缓转动,上面刻满诡异的金色符文,磨盘中央供奉着一尊泥胎,泥胎盘膝坐在一口青铜棺上,一柄剑胎置于膝上,以他为圆心环绕着无数生物,当中有人族,有兽族,更多的则是无法形容出具体形态的生物,他们都形体干瘪淌着黑血,但却以诡异扭曲的姿势跪伏在泥胎前。

似乎在祭祀祈求着什么,这场景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次你选择帮谁?”神秘男子看向泥胎开口道。

“世人都想知道轮回之秘!若他们知道你水东流坐在这里像个傻子一样发呆断更会怎么样?”

“谁知晓,我便写死谁,自我心底升起无穷众生怨念,一群弱鸡也敢骂我辱我?”

水东流毫不在意泥胎的反问,从胯内拿出一节指甲大小的石块,上面刻纹尽于棋盘上一致,或许就是棋盘残缺的那一角。

“笔来!”

一道绿到人发慌的光自他天灵盖扫向石块,大道轰鸣不断,然后苍穹裂开一道巨大无边的裂缝,无穷无尽的绿帽化成光雨,从天穹之外坠落下来盖在他头上,天地之始,万物初生的异象纷呈,小石块飞悬于山巅,世间万般法则激荡起来,沸腾的万道法则似找到了宣泄口,瞬间全部涌入那指甲大小石块。

“合”水东流大吼

“轰”

整个古地都剧烈震动了起来,布满神秘刻纹的石块最终化成了一只笔,出现在水东流掌中,笔身刻有一副万灵祭天图,隐隐能听到有生灵在祈福祭祀或哀嚎哭泣。

最恐怖的是笔尖,那里汇聚世界万道规则之力,仅仅是散逸出的丝缕气息都让古今未来发生了细微变动,一些过往与旧事都开始回溯,难以想象当它爆发的时候会恐怖到什么程度,恐怕古今未来都会因此而颠覆,岁月时空也将逆转。

“古今未来皆在我手中,我让你们死你们就得死,让你们笑你们就得笑,未来命运由我安排,我想怎样就怎样!!哈哈哈哈!”

他又看了看手中的大水笔,意气风发。

“书写你们的人生来成就我,还有什么比这更痛快吗!!?哈哈哈!”

“说到底,是你们成就了我?还是我成就了你们?哈哈哈哈????”

“我要在这里给你们画上一个烂尾的句号,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哈哈”

“都给我死!!去***诸天万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能把我咋滴?我为所欲为为所欲为哈”

哗哗哗

水东流大笔一挥,结局已定,似自语般仰天大笑不止,状若癫狂。

最后终于笑死在了自我的世界。诸天万界也崩灭殆尽。从此断根。。。(大结局)

  •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