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贴吧人才写的:《安澜回忆录》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可能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岁月,亦或是弹指间,纪元转瞬逝去,过往的一切都已化为历史的尘埃,留下的,只有那无从考究的传说......

睁开眼,整个世界一片狼藉,能传入耳中的,仿佛只剩下那道震动了天上地下的怒吼声,以及那携着无上伟力、璀璨至极的金色大手,不断在我瞳孔中倒映而出。

我思忖,自己到底是谁,是如何来到这片陌生天地之中的,如今的这缕真灵,又是在何时悄然凝聚,而又是谁,将我镇压于此......

“喂,你听说了吗,前不久自那昔日旧地之中,好像有一些了不得的生灵降临到这片土地上了。”

“你说的是与这罪洲同源的九天十地?我倒是听族中老祖提及过此事,但是他老人家似乎不愿多语,神神叨叨的,说怕触碰到什么大因果。”

“我也是磨了我师傅半天他才肯告诉我的,据他所说,那似乎是一个叫做天庭的道统,而此次打破界壁而来的,还有四尊真正的......红尘仙!”

“嘶!怎么可能?多少年了,又有这般人物出世了吗?而且一下子......来了四尊?!”

“我也不敢相信啊,我当时听我师傅说的时候,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老眼昏花了。但是,这就是真实发生的事,由不得我不信!你说在那贫瘠的下界,甚至连天地法则都不齐全的地方,想臻至人道领域巅峰都千难万难,怎么还能诞生出红尘仙来?!这简直不合常理,无法理解!”

“是啊,自乱古纪元以来,天地环境就开始不断的走下坡路,连修炼都愈发困难了起来,就算在仙域本土都出不了几尊仙了,更遑论能够打通成仙路,从下界而来的红尘仙?!这得有多难?简直匪夷所思。而且能够打破界壁穿梭于两界之间,那是仙王才有的手段!连我们这次能来到罪州,都是多亏了那位存在相助......还有,天庭这个名字,你不觉得有点耳熟吗,我总感觉像是在哪听到过似的。”

“你是说......当年那个留下无尽传说,极尽绚烂、但却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那个人?好像他曾经所立的道统.......也叫作天庭?”

“听说他当年似乎同样是在下界成就的红尘仙果位,这...简直和现在如出一辙。你说,会不会是他......回来了?”

“......”

“哈哈哈,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呢,那个人都走了不知道有多少万年了,要回来早该回来了,而且谁知道他现在是生是死?再说了,关于那一纪元所发生之事,留下的只有一些不可考究的传说,连那个人是否真实存在都是个未知数呢,没什么好怕的,别自己吓唬自了。”

“话虽如此,但那一纪元,实在是太恐怖,简直无法言表。哪怕那段黑暗岁月被葬下,在世间留下的仅是传闻,不可追溯,不能探究,也可以根据那一鳞半爪来推断,那究竟是一个多可怕的黑暗大世!”

“史上最黑暗的岁月,无数纪元的大清算啊。 那一世,实在太乱了,无人能够说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只是传闻,就连我们现在的所见所闻都不一定为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那一世到底有多恐怖!所以那一纪元才会被称作乱古啊。”

“是啊,那些传闻如果任何一件为真,都不可思议,无法想象!什么需要仙王舍弃一切才能渡过海的另一岸;什么比肩帝落时代的生灵应劫而生,化身为最大的清算者;什么头戴紫金帝冠,端坐于黑暗天宫之上,掌世间万物真灵,在轮回碑上刻字的恐怖存在;什么在残破古界中漂浮了无数纪元的古尸睁开了双眼;什么逆乱了古今岁月,从未来杀至的盖世生灵参与进了最终大战;甚至还有那已经超脱出诸天万界,徜徉于岁月长河之中,敢随意更改古往今来所有事迹,不可想象的生物出世!以及最后那隔断了万古岁月,简直不像是人力所为,至今还弥漫着至高伟力的那一剑......这些无论哪一件都是望穿古今,万古仅见,能影响到岁月长河稳定的大事迹,并且在同一纪元同时涌现而出,这到底有多可怕?简直不可想象,不能想象!”

“诶,哪怕是逆了天地,乱了时间长河,真正能俯视古今岁月,坐看一个又一个纪元沉浮的无比伟大的存在,到最后也只能轻轻一叹, 万古葬灭!”

“算了,不说那么多了,这些事离我们太过遥远,别忘了,我们这次来可是有任务在身的,完不成会有什么后果你我都清楚。”

“可是,那位真的还活着吗?当年那一战他不是已经......”

“我虽然也不太敢相信,但据当年那位侥幸活下来的不朽之王所说,他,还有一丝真灵未灭!而我们这次就是为了护送此物而来,助他踏上轮回路,再现当年的无敌风采,重扬我异域之威!”

“我曾听我师傅说过,那位的修为当年就已经震古烁今了,有实力,有无敌心,气势乃当之无愧的第一!奈何命运多舛,流年不利,在还未踏出那一步之前就惨遭毒手。”

“不过,我有预感,那位如果再次归来的话,将会真正的古今无敌,这世间也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他的脚步,诸天万界都会因他而颤抖,匍匐在其脚下。甚至......就连历史都可能会重新改写!”

“实在是让人热血沸腾,那可是有斩尽仙王灭九天之称的安澜古祖啊!我看见了,我们异域终会在破败中崛起,在寂灭中复苏,再现当年的璀璨盛世,将那无上光辉洒落至诸天万界。到时侯,就算是那个人回归也不必再怕他!而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太久远......”

隐约间,似乎听见有人在交谈着什么,而且正在不断的向我靠近。在他们身上,有一种与这片陌生天地格格不入的,却让人感到熟悉与心安的气息。

一股奇妙的感觉在心中荡起,像是要想起什么一般,过去的记忆碎片不断在脑海中浮现而出,其中有一幅画面格外显目,那是一个女子,手持仙玲珑,眼角带泪,似乎在说着什么,非常朦胧,只能听见后半句有“成仙路”三个字,在我想看的更加真切时...

突然,一股莫名的力量自虚无中流淌,向我镇压而来,就连不久前凝聚的这缕真灵都开始摇摆不定,忽闪忽暗,仿佛随时要熄灭一般。

但我并未在意这些,我只知道,那些记忆非同小可,哪怕魂飞魄散也要将它们寻回!

但是,眼前就好像存在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屏障一般,将过去与现在隔绝开来,让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化作徒劳。明明真相就在眼前,却怎么也触碰不到,我不禁心急如焚。

直到,他们道出了那二字......

不知为何,我急躁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接着,一股熟悉的力量开始在体内凝聚,愈演愈烈,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彻底苏醒一般。

轰!

随着虚无中一声惊雷炸响,眼前的一切终于明朗了起来,我忆起了,我是......安澜!

“此次我异域大军压境,那九天十地还能拿什么来挡?我界注定会踏平帝关,将当年的余孽彻底覆灭!”

“那还用说吗,这次领军的,可是一名真正的不朽之王!”

“那可是无敌的安澜古祖啊,最古不朽之王之一,强到不可思议,无法想象。连他的姓氏都是禁忌,呼唤真名都会显现其威。更是有赤锋矛,不朽盾,斩尽仙王灭九天之称!这次九天十地就算请来仙域援兵都没用了,只有败亡一途!”

明明前方就是帝关了,是已经多次与九天征杀过的战场,但不知为何,此次再临旧地,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心头攀爬而上,让我不禁回想起之前悟道时所见的那一角未来。

一条璀璨至极的大道,不知通向何方,被雾气所包裹的一个人缓缓向我走来,此时袅袅仙音响起,那人似乎在说着什么,听不太真切,最后要结束时才模糊的听见那句“红尘缘已断,......见。”

我不禁感到有些烦躁,挥了挥手,将这些无用的画面自眼前散去,但是,心中的那缕怅然若失却怎么也抹除不了......

说起来,以前和九天十地之间为了争抢大界气运而相互征战的次数也不算少了,但偏偏到了这一世天机才彻底浮现,原来我们一直苦苦追寻之物就在眼前而不自知,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你们快来看,远处那黑漆漆的一片是什么?”

“那是...异域大军?!”

“那面带血的旗帜,不会错的,就是异域在仙古末年进攻我九天十地时所立的不朽战旗!那上面的血,都是我界强者所留啊!”

“还有那头牛,全身暗红,但背部却是金色,两根犄角也如此,是不是像极了史书中所记载的金背莽牛?”

“那这么说,那头牛所拉的,就是传说中的......安澜战车?这次,居然是不朽之王亲自扣关?!”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如今我界天地大道不全,人才断层式的凋零,连真仙都寻不出一位来,异域选择在这个时候再起兵伐,当真是不留活路啊,难道,我九天十地真的命数已尽吗?!”

这些无谓的哭喊声传入耳中,并没有在我心中荡起丝毫涟漪,就如同翱翔于九天之上的苍龙,岂会低头俯视地上的蝼蚁,在意他们的感受?

我随意伸手向前探去,将那所谓的原始帝城给抓在手心,真是碍眼的东西,本该早就破灭在仙古纪元了,竟然还能苟延残喘到这一世,给我化作尘埃吧。

“他......他竟然单手.....托起了原始帝城?!这怎么可能,这真的是人力所为吗?!”

“安澜古祖,震古烁今,神威盖世,举世难求一拜,问世间谁与争锋?”

“仙之巅,傲世间,安澜古祖镇诸天!”

“不对,有变故!快看天渊那个方向!”

“那是......传说中的时光之门?!有人从里面杀出来了!”

突兀出现的这个踏鼎男子,刚刚分明是从时光长河中跳出,身上染血,带着浓郁的岁月之力,气息如渊如狱,难以测度,是一个不弱于我盖世高手。

此刻他眼神闪动,巡视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不,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在找.......什么人。

起源古器的钥匙此刻就近在眼前,却出现了这样一个变数,如果让他继续停留在此地,不知还会发生何等变故,我开口道

“你顺势而下,伤了我的坐骑,这还不算风波与骤变,可若是再进一步,将是天翻地覆!还是速速回到你自己的那片时空去吧,再驻足下去,对我们所在的不同世界都会产生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

踏鼎之人非常张狂,似乎并没有将我的话语听入耳中,此刻露出一抹哂笑,像是挑衅一般的说道

“真想杀了你,再回去。”

“哼,你尽可来试试看,哪怕背负天渊,需一手托原始帝城,我安澜一样无敌世间!”

既然要战,那便战吧,我安澜的威名可都是杀出来的!

仙之巅,傲世间,有我安澜便有天!

“安澜古祖盖世无敌!九天十地还不快打开城门迎接我异域大军降临!”

本该发生的战斗,并没有如预料那般来临,说是要开打,但这个踏鼎而来的男子似乎也在忌惮着什么。

也对,既然实力到了这个层次,岂会不知逆乱岁月的风险?时间长河最是针对这种人,那可是动碾就要万古成空的!

而且,那人背后的时光之门也有闭合的趋势,他现在只有退走一途了,我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突然间,一道传音突兀的在我脑海中响起,我向前望去,竟然是那踏鼎男子传出?!

还没待我仔细追问,他便匆匆一跃,跳入岁月长河中,再也不可见,时光之门也在此刻悄然关闭......

“颂我真名者,轮回中得见永生!”

踏入轮回路,我终于彻底忆起所有,此刻情不自禁的便吟出曾经的一位好友经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当初还觉得他实在太自负,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但没想到,世间真的存在轮回路.....此次也是多亏那位好友帮忙,嘱咐我界的两个后辈送来这奇异符纸,这份恩情怕是很难还清了,诶......

“哎呦!”

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像是被人用石头砸了一样,我不禁吃痛,发出呻吟。

等等!不是只有站在此门前手持符纸才能短暂恢复前世记忆吗,后面的那个生灵,竟然不受限制?!这怎么可能?

不不不,不能深思,一定是我想多了!我赶忙默念经文,让自己镇定下来。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让我浑身不适。

我此刻连头也不敢回,快步踏入了面前的那扇门内。

可是,不知为何,轮回的最后之际,脑海中又不自觉的响起了当初那个踏鼎男子的声音

“你可识得,安妙依?”
本文作者:吧友MEGUNE

  •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